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豆腐文学 www.dfwx.org,狼毒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可是,彭真同志,您了解我,我并不是怕艰苦,不是怕危险,我本来就是从前线来的”我的父亲绕山绕水,终于下个决心讲实话:“我,我实在怕蚊子。”

    “什么?”这位以关心爱护干部著称的中组部部长睁大眼睛“怕蚊子!”他嘴角浮起一层浅笑。“南下支队的干部名单是中央研究决定的。你怕蚊子,这理由能说出口吗?”

    父亲难为情地垂下头:“蚊子咬一口我就得烂倒,南方蚊子那么多这是不必要的牺牲。”

    “你还有别的原因吗?比如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父亲望一眼彭真,脑子忽然转过弯,忙说:“不过,医生说我有亚急性盲肠炎,劝我动手术。我没动,保守疗法,吃药呢这理由,行吗?”

    “嗯,该割还是要割了去。打起仗发作了,没有条件割,会要命呢。”彭真想了想说“你先去吧,等候通知。”

    父亲住院割盲肠,八路军南下支队的干部名单正式公布,上边没了父亲的名字。

    父亲出院不久,中央组织东北干部团,由林枫、张秀山、黄永胜带队,我的父亲母亲名字都在其中。40年后,父亲曾诙谐地说:现在出了个新词叫“走后门”如果说我找彭真算“走后门”我这辈子也就只走过这一次“后门”

    8月底,东北干部团从延安出发,我已经能在母亲的肚子里动弹。日本人宣布投降,却只降国民党不降共产党,过同浦路还要打。机枪子弹在头上一叫,队伍立刻大乱。韩光的老婆骑一头骡子,听见枪响便打立桩,父亲冲过去帮忙牵,黄永胜早在一边骂起来。“这算什么队伍?我带他妈两个旅也不带这xx巴一个团。”父亲说:“建东北根据地,你带两个旅不行,带这一个团准能建起来。”

    黄永胜蠕动嘴巴吮牙,想一想,点点头。同父亲并马走着闲聊。“大个子,你到赤峰去?”父亲说:“没错。”黄永胜说:“那是热河,不算东北。”张秀山在前边扭回头来:“热河也是东北。”黄永胜用压倒对方的声气说。“热河不是东北!东三省才是东北!”张秀山无意争吵,岔开道:“那是块战略重地。”黄永胜望住我的父亲。“给你介绍个人,叫他当个支部书记。”张秀山又回头插话:“那里还没有党员呢,就想当支部书记?”黄永胜喊一声。“没人把你当哑巴!”张秀山便再不曾回头。

    黄永胜干什么都想占上风。见张秀山不再回头,便心满意足继续说:“大个子,那个地方要夺过来,给我弄个后方,我才好打仗。”父亲说:“开辟工作就那么几条:发动群众,建党、建政、建立武装。”黄永胜说:“就怕群众起不来。”父亲说:“能起来。政治宣传加经济利益,有翻身、有果实,群众就起来了。”黄永胜挥鞭横扫一大片:“我是说这里边的废物蛋不少。”父亲说;“其实能人也不少。”

    黄永胜的马鞭子已经落回来,两眼却蓦地睁大,朝着后边骂:“狗日的常发,是你吗?”

    父亲闻声吃一惊,急望时,那匹火炭般的蒙古马从队伍一侧飞驰而来,惊得一路人都住了脚望。马背上的汉子上穿棉军衣,下穿黑色抿档裤,头上的棉帽卷起帽耳,却又吊二郎当地不系,任凭它像乌鸦翅膀一样在风中乱扇。那汉子不是常发又是谁!

    “黄司令,”常发滚鞍下马,跑两步,向黄永胜敬礼,接着又向我的父亲敬礼:“副政委,让我追得好苦。”

    “你不是去宁夏了吗?”黄永胜问。

    “我是不愿去南方。听说副政委改去热河了,我就一路追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去热河?”父亲问“你是在宁夏啊。”

    “打听么,我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

    不知为什么,父亲心里一热,两眼便酸酸地泛了湿。

    “常发不忘旧主。”黄永胜满意地说“大个子,我给你的人错不了。你们自己热乎吧。”

    黄永胜走了。常发同陈发海几名警卫员招呼过,便同我的父亲并马而行。

    “部队放你走吗?”父亲望着常发汗水腾腾的面孔问。

    “一听到消息我就跑了,没跟他们招呼。”

    “乱弹琴。那不算逃兵吗?”

    “怎么去的怎么走,没拿他们一样东西,也没跑国民党那边去,我管他那么多呢。”

    “你呀,改不了的毛病。”父亲不忍多责备。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