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豆腐文学 www.dfwx.org,爱忘两难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忽然之间,发现父亲老了。脸上的皱纹是何时加深的?头上的白发是何时出现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向我请教一些我看起来很幼稚的数学问题?我无从得知。

    多么不可思议!我原以为父亲是永不会老的。从我有记忆起,父亲就是我心中最坚强的人,是能够抗拒任何外在的力量的,包括岁月。而陡然之间,父亲的腰板不再挺直,曾几何时,那里是我最想往的地方。每至串门的时候,只要在路上撒撒一些听上去很蹩脚但却百试百灵的小谎,父亲就会蹲下身,说,来吧我背你。而不管母亲在一旁把嘴瘪得难看十足。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会从自己的小床上溜下来,钻到父亲的身边,只因为父亲会不知疲倦地为我挠痒痒,有时一觉醒来,父亲的鼾声打得山响,手却还偶尔在我背上挠挠。印象中父亲没有真的动手打过我,倒是母亲还有时气不过会对我动动武。所以母亲常说我小时候连表演从幼儿班学来的舞蹈也是只给父亲一个人看。尽管这样母亲还是会偶尔揭父亲的底,说我刚出生的时候,父亲一看是个女孩,颇有些无奈地说,哎,是个女儿。每当一提这碴,父亲就像偷吃东西的孩子被人撞个正着,总是讪讪地看着我笑笑,急忙争辩:我哪说了,儿女不一样嘛,我没说过。

    稍大了,父亲就严格了,特别是对我的学习。让我百思不解的是,他在外面是个很和蔼的老师,对学生也是一幅好脾气,可是对我却表现得近乎是揠苗助长般的急躁。一个问题讲了两遍,如果我还是一幅懵懂的样子,他就开始不耐烦了,他会皱起眉头,偏过头去,叹气,然后努力地克制心中的火再讲,而有时会遇到恰好那时我头脑特别的不会转弯,不懂还是不懂。父亲就会发脾气,他发脾气的样子是很吓人的,脸色特难看,语气也特别地重,记得小时候他骂我最多的是猪脑袋,这个词曾经深深的伤过我的心。有段时间我真的怀疑父亲是不是真的对我好,甚至希望自己是个孤儿。这里面还有个原因的,那个时候我最讨厌每天的那三顿饭了。那时的条件不是很好,统一到食堂吃饭。每天早上稀饭,几颗可以数得清数量的煮得裂了口的蚕豆,我还可以勉强应付,而到了中午和晚上面对那清淡无味的,清一色的南瓜下米饭和难吃的面条,我就开始倒胃口,但不吃是不可能的,父亲会瞪着我把饭像药一样往下咽,如果稍漏出不吃的表情,又少不了挨骂。因此每到了吃饭的时候,看着桌子上的东西我就会产生出一种畏惧感,而最后结果都是我用眼泪和着米饭一起往下咽。那时的父亲在我眼里是不可理喻的,是蛮不讲理的。其实也不是不想吃饭,是饭菜不太合口才对,父亲慢慢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看着我的消瘦,他也着急了,买了一小煤油炉,开始给我开小灶,那段时间里,寝室里老弥漫着一股煤油和着煮鸡蛋的味道,以至到了现在我偶尔闻到煤油味,还觉得十分亲切。

    上了中学,我高兴了一段时间,以为远离父亲,可以不再听他的教训,也没人再逼我吃饭了,真是幸福啊。可是还没等我高兴好久,我就被告知,我的班主任和他曾经在一起教过书,关系呢,相当不错,我的头一下就大了。父亲会常常给班主任打来电话,询问我的学习情况,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父亲就会跑到学校。真是悲惨啊,哎,看来还是逃不出父亲的手心啊。也许正因为这样我做什么事情都是小心翼翼地,在老师们的眼里我是个好学生,循规蹈矩,学习也还过得去,挺讨人喜欢的,孰不知在我背后有那么一双眼睛时刻在盯着我啊,我怎么敢不听话呢!那时的父亲很罗嗦,有时罗嗦得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好象我还是个两三岁的孩子,老是不放心我。特别是每次上学的的时候,总是那几句,什么要好好学习啊,要听老师的话啊,天气凉了,记得加衣服啊,都听得我烦透了。到了学校,过上两天,他会让人送来一饭盒鸡肉什么的改善我的伙食。记得有一次他托熟人带来了一大包煎鱼,里面还夹了一张纸条,前面照例是一番嘱咐学习的话,后面有句话用笔做了加重符号:鱼有小刺,慢慢吃。记不清楚当时的我是什么表情,这张纸条在前段时间搬家清理东西的时候掉了出来,看着上面的字,看着字下用红笔做的加重符号,不知道怎么,鼻子酸酸的,眼睛也不由得有些湿湿的。哎,父亲!

    再大点,上了中师,离家越来越远,虽然坐车不方便而且要坐好几个小时的车,父亲仍然是往学校跑得最勤的家长。同寝室的同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