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豆腐文学 www.dfwx.org,安仲明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1

    单位大年初一放假,我腊月二十九到家,农历二零零二年的最后一天。

    我想回家,可出于某种考虑我又不愿意回家。

    哥哥是个精神病患者,躁狂症。他总是在病发的时候往死里殴打我的年迈的父亲。这个家就要因此而瘫痪了,目前只是在最后挣扎。我相信在将来的某一天,父亲将会死于哥哥某一次病发时的毒打。回到家里我丝毫也不能改变这一点,因此我不愿意回家,宁愿在一个遥远的地方面对孤独的思念和绵绵不断的担忧。

    通常我和哥哥睡在一起,一张大床之上,在盖起来已经八年半的新房子里。房子是给哥哥的,他娶媳妇用。到现在哥哥还没有对象,曾经的一个在哥哥患病之后决然而去。之后的六年中没有媒人踩我们家破烂的门槛,因为哥哥是精神病。他的名声传遍十里八村。

    哥哥初中毕业未能考上高中,之后,回家务农。我有幸上了大学又有幸找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工作。但是我不愿意回家,更不愿面对哥哥惨然无神的双眼和写满绝望而又有些暴戾之气的狭长脸。

    哥哥是可以原谅的,我在哥哥病发的间隙如是想,哥哥是天底下最可怜的人。

    哥哥的一生过早的完结,他是最可诅咒的,因为他将使我的家庭长久的陷于不幸的泥沼,直至七零八落。如果他是因病而变作一个白痴,也将比现在每年要发病几次幸福。如果他在某一天突然死去,则我和我的家人将回复原来平静的生活。在哥哥发病暴打父亲怒骂一切相关之人的时候,我不止一次的想到上面的假设。

    2

    大年初一的下午,哥哥从家里出去。之后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至今于我犹如一场幻梦。

    “哥哥又不正常了。”

    看哥哥低矮粗壮的背影消失在破旧的栅栏门外,我向着萎坐于对面椅子上的面相愁苦得可以渗出水来的父母说。

    “他一开始不吃药就是要犯病了。”

    父亲叹了口气,说,之后他吧叽了一下嘴,咳嗽了一下。自从哥哥得病,父亲断了烟,之前他每天要抽一包半,也曾经戒过很多次,然而都没有成功。我曾经见他惶急的四处寻找散落的烟头,然后贪婪的猛吸一口,随之很慢很慢的一丝一丝的吐出呛人的烟雾来。我还见父亲抽过了期已经发酶的烟,那是他在路上捡到的。那个时候我的爷爷还没有死,他抖抖索索的摸出自己的八毛钱一盒的老黄皮香烟,扔给因抽了发酶的烟死命咳嗽的父亲,说,那烟能抽!抽我的。父亲佝着腰摆了摆手。他在咳嗽,咳嗽得弯了腰,一时间不能说出话来。那个时候我默默的立在旁边,心里无限酸楚,眼睛开始润湿。我想等我工作了发了工资,什么都不做,一定先给父亲买一条好烟。然而如今我回来了,父亲却把烟戒掉了。因为哥哥,哥哥每天也要抽一盒半香烟,家里没有那么多烟钱。

    “这半年犯过没?”

    我一面问父亲,一面希望答案是:没。

    父亲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遥远。母亲在旁边开了口:“犯过,你才走就犯了。把你爸打的不轻,要是一直没人经过,你爸非死你哥手里。”母亲说着眼里孕满了泪,用手拧了把鼻涕。

    “你说这干啥,大年初一吶!”

    母亲住了嘴,我默然无语。我在想,也许哥哥突然死去比较好,或者成为一个白痴也不错。之前的某个晚上,我曾经对母亲说,总有一天我把他治成白痴,我肯定能找到那种药。说这些的时候我咬牙切齿,同时坚信可以找到这么样的药——我的一个同学在军医大学读书。

    那天哥哥发了狂,在村里闹事。父亲一个人去揪他回来。走到大伯和三叔家中间的胡同时,哥哥一把摁倒了父亲。他把父亲摁倒在一堆半截砖头上,攥紧了拳头狠命捶。父亲已经年迈,没有力气翻身。至今父亲的额头还有一道很长的疤痕,那是哥哥用砖头砸的。我想哥哥该死了。不死不行。父亲无力反抗,拼命的挣扎也无济于事,于是他沙哑的喊起救命来。那声音凄厉如垂死的老狼之啸,久久的在寂静的村落中回荡。

    大伯一家迁入了县城,刚刚竖起的楼房闲置着,然而他竟不让死了丈夫的奶奶住。三叔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汉子,他从来不管我家的事情,即便看到哥哥殴打父亲,也若无其事的从旁边走过去。那一天我相信他在家里听到了他二哥丧命的无助的绝望的喊叫,然而他竟终于没有走出家门。我们一家的很多人具有蛇的冷血。因此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异常冷静的结束哥哥的生命。这是遗传。

    后来村东头的一个并不熟识的汉子经过,拉开了哥哥。哥哥喘着气,瞪着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父亲。父亲的黑红的血从稀疏的头发里沽沽流出,糊了满脸,看起来无比狼狈。

    “你回来了好一点,你哥好歹开始吃药了。也就是对你,他才有一点好感。你不在家的时候他常念叨,将来俺兄弟出人头地了,还能不拉扯我一把。”

    母亲癔怔了半晌,恍惚的说。自从哥哥患病以来,母亲再也无法入睡,整夜整夜的失眠,大把的安眠药吃下去也没什么效果。这样的状况持续已经六年。并且她的右半边身体逐渐硬化,连最简单的家务活都不能做了。在无数个不眠之夜,母亲睁着双眼考虑,是否就此辞别人世会更好一些。还有,母亲一直发低烧,没有一日不是昏昏沉沉度过的。持续也已经六年。我想哥哥很可以去死了。

    3

    妹妹醒来了,她在一家乡镇企业上班,二十九的晚上值了夜班。她平均三天要熬一个通宵,过度的熬夜使妹妹迅速的老去,走在街上的时候常有人说她是我的姐姐。就在去年她和我一起到镇上的理发店剪头发,那个年轻漂亮的女理发师还说,你兄弟是不是还在上学。妹妹无奈的笑了,我想她的心里一定很难受。

    妹妹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尽管只有二十一岁,但在农村这么大的女孩多已经定了亲。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在这个年龄已经敞着怀给孩子喂奶了。可是妹妹还没有对象。曾经有媒人介绍年龄相当的男子,可是对方打听到我的哥哥是躁狂症患者之后,都讪讪的但是毅然决然的离去了。

    妹妹说,有时侯很可怜哥哥,可是有时侯又很恨他,恨不得他走在街上被车撞死。妹妹还说,她有时侯想不如随便找个人嫁了算了,早点离开这个支离破碎的家。然而她并不能如愿,到如今也还没有合适的人家肯毫无顾虑的接受她。

    妹妹很伤感,暗地里不知道流了多少回眼泪。

    “东边很热闹,好像是谁喝醉酒了。”

    妹妹从外面进来,五婶跟着她的脚进来。她说五叔所认识的一个朋友的一个干儿子,可以和妹妹说说。于是妹妹进屋收拾了收拾,准备去五叔家和人见面了。她的眼圈黑青,擦了刚买的十几块钱的三色粉底也没能遮住。母亲也去了,艰难的蹒跚着前行。

    吵嚷的声音大了,似乎就在不远处。我踱出院子,望东而行。一群人在三叔家东面,离上一次哥哥毒打父亲的地方不远。

    哥哥在人群里面。他正拿了烟往一个人的嘴上放,并且打着了火机。那个人是我家东南面的,名叫李风,司机。在没有患病之前我的哥哥也是一个司机,在一家私营单位开车。他的技术很好,那个时候他只有十八岁,可是李风会跟在他屁股后面给他递烟吸。司机在我们那一带的农村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工作,倍受人羡慕,吃香喝辣还能挣不少钱。那个时候有很多媒人说各式各样的漂亮姑娘给哥哥,可他都看不上,要自己谈。如今他二十四了,什么也不是了。所有的人都瞧不起他,所有人都鄙视他,所有的姑娘们都对他敬而远之。

    李风喝醉了酒。新年的那几天他日日醉酒。那是一个很势利并且目光短浅的家伙,可是他娶了一个很漂亮的媳妇,在我们村里的新媳妇当中数一数二。结婚的那天我去了,见到白衣白裙的美丽新娘,心里诅咒这个满肚肥肠的家伙。我想起来哥哥,他有一次对我说,要是我没有病,儿子都会说话了。

    哥哥经过会房家的时候恰逢李风从里面摇摇晃晃的出来。会房家在三叔家东面,一路之隔。哥哥的盖了八年半的新房子在会房家东面,墙挨墙。

    “大辉,走,跟我玩儿去。”

    李风满嘴酒气,他很不客气的叫哥哥的名字。哥哥站住了,他本没什么事情做。这个时候有一些人从会房家出来,又有一些人从别处走来,他们在那个小小的十字路口相聚。我小时候的同学光辉也在里边。

    李风把一支烟扔到地上,翻起来满是肮脏血丝的肉乎乎的小眼看我的哥哥。然后他用哗众取宠并且居高临下的语气对哥哥说,你把烟给我拾起来。哥哥犹豫了一下,弯腰捡起来那根烟。给我放嘴里。熏人的腐臭气扑向我的哥哥。哥哥把烟放进李风的嘴里。给我点上。哥哥掏出自己的火机给他点上。走吧,玩儿去。哥哥于是就要跟着李风去玩,就像当年李风跟着哥哥玩那样。

    光辉当时很愤怒,他看不下去李风那种欺人太甚的态度。他说,打这兔孙,你他妈能个啥,看他那球样。可是哥哥没什么反应,他甚至带着笑。

    我到的时候这一切已经结束,人群正在索然无味的散去,很多人的脸上带着麻木的笑。正要散去的人们看看我,意味深长的笑了。李风正摇摇摆摆的望南而行。

    4

    四叔坐在我家门口,气愤的说着光辉给他描述的那件事。

    “大辉,你都恁听话,人家让你干啥你干啥,跟条狗一样。妈来个逼,我要在我非捶他个鳖子不可。给他妈跟前能去,喝了二两酒都他妈不是他了。”

    四叔抽着我敬他的好烟,义愤填膺。我丝毫也不怀疑他说的话。四叔是一个很有家族荣誉感的汉子,而且高大强悍。哥哥不吃药的时候,母亲都偷偷摸摸的提前把四叔叫到我家,只要有他在一边镇着,哥哥很乖的就把药吃了。每一次犯病哥哥殴打父亲,都是四叔过来收拾局面。有一次他一把拎着哥哥的脖子把他掼到了地上。狗啃泥。干净利落。哥哥敢于和每个人斗,独独对四叔心存畏惧。

    哥哥在四叔不留情面的掖揄之下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讪讪的为自己辩解:“我是不跟他一般见识,他喝醉了。我能跟喝醉酒的人认真么。也就这一回了,下一次他再这样我马上给他好看。这回已经给够他面子了,给够了。”哥哥来回走动着,不停的吸烟,他的讪讪的脸在烟雾之中遥远而模糊,同时他的声音开始变得飘忽,然而他的人却分明就在眼前。

    “鞥鞥,搁那儿把你,说喽你一个顶几个,搁实际上啥都不是!人家光辉和胜利都看不下去了,他俩说要是李风再往下说就上去打他。你嘞,就会在恁爸跟前逞能,有本事到外头使去,给自己人狭不清的气球用不顶!你就是把恁爸逼死了他能给你弄几七几八?他就恁大能耐,金山银山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