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豆腐文学 www.dfwx.org,安仲明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唐宋是我的同事,我对之深恶痛绝。我们住在租来的两居室中,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对我们经理说,像唐宋这样的职员,最好炒掉,我们经理微笑着点点头,他说,时候一到,就请他走人。可是年初的时候唐宋却被评为公司的优秀员工,看着他抱着手机笑咪咪地对电话那头的女友说“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被评为公司优秀员工”的时候,我在心里诅咒他,做出了有朝一日干掉他的计划。对,干掉他。

    唐宋看起来甚为壮实,一米八的个子,满脸络塞胡子,胡茬青青。站一块我比他矮一截,但是我还是策划着要干掉他,他做的那些糗事被我一一录了下来,我告诉自己有一天这些零碎的东西会派上用场。

    到现在为止,唐宋已经在我眼皮底下犯了两次不可饶恕的错误。卫生间的抽水马桶的垫圈上套了个毛线织的垫子,冬天出恭的时候屁股不会感到冷冰。就是这个垫子促使我下了干掉唐宋的决定。

    有一天我看见暗黄的垫子上有一块深褐色的污渍,大惑不解,绕着它转了三圈,我断定那是某位同志大便之后的残余。矛头直指唐宋,在这套房子里,除了他还能有谁呢?我决定不去管那一小片风干的大便,看唐宋能不能发现,能不能羞惭地把他处理掉。

    等待让我焦躁易怒,两天过去了,屎片子仍悠然地笑看着我。我在客厅走来走去,唐宋穿着秋裤,伛着腰,也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我说,唐宋,卫生间的垫圈上有块东西,你看看是什么,我看了半天没看出来。唐宋一惊,呀然说,哎呀我怎么没看见,我去看看。过了一会儿唐宋一脸迷惘地从卫生间出来,冲我摇摇头,两只无神的牛眼深情地望着我。我勉强压抑住内心的愤怒,没有说话,并且回报他一个无奈的笑。唐宋思考了半天,得出结论:也许咱们搬进来的时候它就存在了。我在心里骂,去你妈的!

    几天之后我们司机老张过来,一眼看见那块随风招摇的大便,忍住恶心找了根铁丝把它弄进马桶,冲了十三遍水才松了口气。趁着唐宋不在,老张对我说,小安,马桶上有片大便,是不是唐宋搞的?我笑笑,不置可否。老张说,这家伙真他妈恶心。我又笑笑,对老张点点头。

    后来我们公司新招了两个员工,搬过来和我、唐宋同住。三个长住者使问题变得复杂,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轻易地下结论:如果马桶上有屎片子,肯定是唐宋弄的。这让我感到苦恼,因为确确实实,马桶上又有了块大便。

    看到那块发绿光的大便,我怒火中烧,但是我不能武断地说这是唐宋同志干的好事儿,因为小朱同志也频繁地使用马桶。我把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抽着烟在客厅里转圈圈。但是我不说话,唐宋关切地问我怎么了我也不说话。

    小朱上厕所出来,悄声对我说,哥哥,马桶上是什么玩意儿,你发现没?我微微一笑,点点头,尔后说,不是你弄上的吧。靠,小朱一脸愤慨,我每天早上都跑到公厕大便,你不知道,坐便我不习惯,拉不出来。那一刻我恍然大悟,大声骂了句“他奶奶的”

    唐宋听到我骂他奶奶的,赶紧从卧室走出来,笑着问我,他奶奶怎么你啦?他奶奶的,这家伙还有心思开我的玩笑!我没说什么,看看小朱,小朱含笑不语。唐宋那双牛眼无辜地望望我,又望望小朱,脸上满是迷惘。

    我狠狠心,决定不再给唐宋面子,我直截了当地说,不知道谁把大便弄到马桶垫子上了。唐宋没心没肺地说,不可能吧,这么不小心,我去看看。唐宋大步走向卫生间,我冲着他的背影飞起一脚,就像当年在学校里足球场上凌空飞射一样,心中快意之极。小朱摇摇头,语重心长地说,哥哥,不用这样吧。我笑了,冲他竖起两根手指。第二次?小朱试探地问。我点点头。小朱腾地跃起,狠命往下一扣。把他摁茅坑里!我是这么理解小朱这个动作的,但小朱同志说,他做的是标准的空中大灌篮。

    唐宋从卫生间出来,冲我邀功:我把他弄掉了,谁这么不小心呀。我恨得头发都立了起来,心想你他妈猪鼻子插根葱纯粹装象!但是我不能肯定地下结论:那片绿油油的屎是唐宋拉的。我一没有看见,二不能做实验进行鉴定。于是我只能窝火到一个晚上睡不着觉。

    后来发生的事让我火冒三丈。

    我在客厅里看电视,唐宋在和女朋友打电话,边说话边在卧室里走动,一面说还一面掩着嘴,生怕我和小朱听见。我冲小朱撇撇嘴,小朱扔给我支烟,哥哥,来,泄泄火。

    我注意着唐宋和他女友的动静,他的一言一语尽收我耳。

    你知道吗,唐宋悄悄地说,夹带着气流的嗤嗤声。我一激灵,心想唐宋又要向女友透露自己的得意事迹了。但是接下来的话大出我的意料:

    我发现啊,第二次了,我上回给你说过。

    我回头往唐宋卧室看了一下,他刚好也往外面瞄我呢,视线一对接,他的脸倏地红了,头马上转了过去,肥厚的手掌还拢在话筒上,说话的声音又低了许多,但是我依然能听见:

    记得不,我上次给你说的,小安把大便弄到马桶上的事儿?记得吧,今天他又弄上啦。

    听到这里我被一口烟呛住,咳嗽了三十二分钟,眼泪、鼻涕、头皮屑,全咳出来了,拿卫生纸擦嘴的时候,我看见卫生纸上有淡淡的血丝。小朱一直在给我捶背,不停地说,别动气别动气,身体要紧身体要紧。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咳,不停地咳。

    我整整吃了三天的药,虚火才慢慢消退。

    在那个月朗星稀的晚上,我把唐宋约了出来。我们顺着小区后面那条柏油路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走,走到尽头之后拐上一条砖渣路,砖渣路走到尽头之后拐上一条黄土路,黄土路的尽头处有一条宽大深邃的沟,很长很长,一眼望不到头,沟的南面是一片沙滩,北面是玉米地和谷子地,在月光之下一片黝黑,风声过处唰唰作响。

    这是个绝妙的所在,在这里干掉唐宋,没有人会知道。

    唐宋一直不声不响地跟在我后面,他拖沓的脚步声让我心中充满快感。

    我走到沙滩上,站住,回过头,面对唐宋,拿眼上下打量着他。唐宋身子瑟缩起来,不解地望着我。我就那么看着他,半天没有说话。唐宋忍不住了,问,小安,你把我叫到这里干什么,大冷天的,我都冻得不行了。我微微一笑,悠然说道,没什么,出来遛遛,天冷吗,你没看见那边的玉米,玉米是什么时候的庄稼你知道不,秋天,秋天知道吧,秋天不冷,秋天只能说凉,没听人说天凉好个秋吗?

    听完我一番话,唐宋挺了挺身子,诧异地望着我,望了我半天,没有说话。我任他看着,反正他是快死的人啦,没必要给他计较这些。那一刻我的心中充满温情,默默温情,和女友在校园的草地上相依相偎之时我也没有产生过这种默默温情。

    后来唐宋不再看我,转而去看那条沟的北面,他手搭在眉眼之上,足足望了十多分钟,然后回过头来问我,你真的看见玉米了?我嗤笑,绕着他兜了几个圈子。你装什么装,死到临头还给我面前装象。唐宋被我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战战兢兢地说,小安,别开玩笑了,什么死不死的,大晚上的,听起来怪吓人的。

    我没有搭理唐宋,慢慢地又往前走。我知道,前面有间废弃的房子。唐宋没有跟过来,我听不见他拖沓的脚步声了,心中不再有来时的快感。我停下来,冲唐宋招招手,嘴里说,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地方,你绝对意想不到。唐宋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跟了上来。

    我摸摸腰里的手枪,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呼吸也不能控制,出气越来越粗,甚至腿脚也开始颤抖。我知道,我的经验太少了,如果我能多干掉几个唐宋这样的人渣,经验便会丰富起来,再处理类似的事情时便不会这么有失从容了。

    月光透过布满蛛网的窗户倾泻进来,屋子里的气氛有些迷蒙,有些凄凉。这正是我要的效果,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我如鱼得水,感到由衷的自在。

    唐宋就站在我的对面,我们之间一米之隔。这个距离不远不近,我的枪法再差,也不会错失目标。我手在腰间摸索着,准备拔枪。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枪被卡在了皮带和裤腰之间,怎么也拔不出来。我的心慌乱起来,怎么老是关键时刻出岔子,我喃喃自语,别过头,撩起衣衫,试图把枪解下来。

    我竟然没有注意到,唐宋背上斜挎了个长条形的包裹。就在我解枪的时候,唐宋悄没声息地解下了包裹,抽出了双筒猎枪。他把那杆改造过的猎枪托在肩上,眼睛透过准星冷冷地望着我。等我拔出手枪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完全处于被动。

    唐宋的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笑,一字一顿地说,小安,没有想到吧。我绝望地立在那里,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对策来扭转劣势。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杂沓的脚步声。

    你们被包围了。声音从手提喇叭里传过来。那是小朱的声音。我确信。

    我笑了起来,得意地望着唐宋。唐宋脸上的微笑迅即褪去,难以置信的表情蛛网一般覆盖了唐宋宽大的国字脸,他一直呈暗青色的胡茬此刻在蛛网之下晶亮晶亮。但是他的眼睛慢慢消逝了光彩,变成了两个绝望的深渊。

    里边的人听着,手放在头上,倒退着走出来。依旧是小朱的声音。

    我把手放在头上,趁唐宋不注意,右手从衣领里摸出一颗金黄色的手雷,顺着背脊丢了下去。与此同时我一跃而起,穿出窗户,擦着沙滩飞行。小朱与我配合默契,就在我飞出房子的那一刹那,他指挥手下开火。密集的枪声划破寂静的秋夜,田鼠四处奔逃,不知名的鸟儿从田间蹿起,振翅飞入无边夜色。

    手雷的威力惊人,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尖啸的空气海浪般向四周涌来。我在心底祈求上苍,以便让自己飞得更快。然而我的初速度毕竟有限,我早早地落了地,只好像蜥蜴一样爬行。

    我勾着头看烈火中崩塌的房子,双手交替着往前伸,凭借着腕力使我沉重的身体尽可能快地向前移动。谢天谢地,我在最后时刻逃离了生死场。小朱的手下把我搀扶起来,小朱背着双手,微笑着望着我,不紧不慢地说,哥哥,干得漂亮。我抹了把脸上的沙子,淬了口口水,喘息着冲小朱竖起了大拇指。

    我们站在沙滩上,静静地望着那团噼啪作响的火焰。我的心彻底松了下来,唐宋终于被我干掉了。

    我们正要离去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唐宋精赤着身子从袅袅冒烟的废墟中走了出来,边走边笑,笑声震天,我们脚下的沙滩都在震动。我成了不死之身我成了不死之身!唐宋的声音掩盖了一切,把我和小朱送进恐惧的深渊。我们目瞠口呆,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唐宋每走一步,大地便震动一下。在大家以为他铁定丧命的时候,他山神一般向我们走来。在他高大身形的衬托之下,我们仿若可怜的鸡仔,在无边夜色中瑟瑟发抖。

    快跑。小朱首先反应过来,于是一群人四散奔逃。

    我沿着沙滩向南跑了一阵,背后一直有个影子跟着,我觉得背后一直有个影子跟着,我不敢回头,连大气都不敢喘。求生的本能使得我的速度空前的快,我敢说当时我跑得比兔子还快。然而没有用,那个影子一点点的向我逼近。我注定无处可逃。

    醒来,醒来。我不断对自己喊。我希望这是一场梦。我有这种经验,以前做噩梦的时候,逃到无处可逃,我说一声醒来,就真的可以从梦境里抽身出来。但是这一次不行,我的魔法失效了。

    我向西拐,希望能够找到来时的路。我到达了黄土路的开端,改变了注意,一下子跃过路面,顺着沟北沿跑起来。玉米叶擦着我急速前进的身子,发出难听的沙沙声。我想只要我抽空拐进绿纱帐,逃跑的机会就会大一些。

    我不敢回头看,但是我知道唐宋一直紧紧地跟着我。他是我最大的仇人,而我也是他的仇人。我们不可能在公司共存下去,经过了今天晚上的撕杀,我们之间不是我死就是他亡,再没有选择的余地。然而唐宋是不死之身,我只有逃离,逃离,直至在现世消失。

    沙沙的声音越来越响,掩盖了我喘息的声音,也掩盖了我身后如影随形的脚步声。我惊异自己奔跑的能力。在大学的时候,跑一千米便会累得倒下,现在已经跑了许久许久,久到难以计算时间,我还能一往直前。我忍不住笑起来,我从小一直梦想自己能够像电影里的草上飞一样贴地飞行,现在,在这逃亡的时刻,梦想终于实现了。

    确信唐宋一时半刻抓不到我,我拐进了玉米地。如我所愿,玉米秆刚刚高过我的头顶,我猫着腰,在错杂的绿纱帐中狂奔。我想我距离唐宋是越来越远了,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唐宋在我身后笑了起来。笑声如此之近,笑声如此之从容,似乎捉我如同探囊取物。我再次恐慌起来,心已经停止了跳动,或者说心跳已经急速跳动以至于近乎停止。

    我彻底绝望了,原来这块玉米地前方被绿色的网拦住了,我不可能越网而逃。速度慢下来,身体变得沉重,沉重到我想像滩泥那样向四周流动。唐宋的脚步越来越响,唐宋的呼吸声已经清晰可闻。如果我被他抓到,恐怕还不如老鹰爪下的一只小鸡。

    那张无边无际的网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呢,这对我来说永远是一个谜。我没有能力揭开这个谜底,它是那么柔韧,却是那么结实,怎么也撕不裂,拿牙咬也咬不断。我想起女友送我的生日礼物——瑞士军刀,于是瑞士军刀出现在我的手中,可是瑞士军刀也割不断这难以命名的网。

    在我就要放弃的时候,我发现不远处有个豁口,由于欣喜若狂,我没有注意那块在风中摇曳的标牌:此处危险,游人止步。我像耗子一样噌就钻了过去,钻过去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里就是谷子地。

    一进入谷地,我的身体便被乱草缠住。那些乱草缠绕在谷秆之间,把整片整片的谷秆织成了一块难以穿越的软体,像是河底掺杂了无数水草的淤泥,像是妈妈纳鞋底用的糨糊,我如同一只蚂蚁,没有力量在阻尼系数无限大的空间里行走。我再一次身陷绝地,我颓然躺倒下来,我的末日就要来临了。

    我想起我远在农村的父母,他们不知道过得怎么样,母亲的病也不知道好了没有,妹妹的婚事不知道定了没有。过年的时候我还见到她那个只穿了件保暖内衣被冻得瑟瑟发抖却说不冷的男友。我想起我的女友,她正在念书,在这样深冷的夜里,也许她又一次失眠了吧。没有我的音讯,没有我的短信,没有我的电话,她肯定会再一次失眠。然而我在这旷野之中,面临绝境,无法和任何人联系,如果我死了,谁也不会知道。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流进嘴里,咸咸的。

    我想张开嘴喊上一嗓子。是的,以往被噩梦魇住的时候,只要我拼命喊上一嗓子,就会醒来。可是我张大了嘴,用足了力气,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我知道,这不再是梦。

    唐宋的声音响起来,回来快回来。是唐宋的声音。我睁开眼睛,看见那只硕大的野狼,它绿幽幽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我,我害怕了,努力要站起来,然而狼头高高在上,我站起来了它还是高悬在我头顶上方。野狼鼻孔里呼出带着腥味的气体,扑在我汗湿的脸上,由于惊吓,我的脸泛起了鸡皮疙瘩,伸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