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豆腐文学 www.dfwx.org,阿拉blues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不同的人会去解读不同的时光,就像我们,站在不同的阳光里刻画着永远也不相同的生活。

    ——题记

    一、记忆的碎片

    人都说,回忆是美好的。我不知道,真的。它像一把钢剑把我抵到了无边的墙角,叫我无法喘息。可怜的记忆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纱,透过这层纱,我清楚的看见,七岁的我被一个杂耍的草台班带走,眼里装满了恐惧和不舍,却没有骨肉分离的眼泪。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他们用了100块钱解决了父母养活不了我的事实,从此让我走上了杂耍卖艺的生活。

    潜存在记忆里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里人口很多,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总是筷子碰筷子,而且永远都只有稀里哗啦喝粥的声音。村口有一棵很大的树,树根裸露在地面上,盘根错节。枝叶宽大无比,永远看不见蓝天白云。村里的小孩都喜欢跑到大树下面,无忧无虑的享受着这个年纪该有的快乐。而我,却要在这个贫穷的时光里度过最难忍的童年。

    二、苦难的猫脚功夫

    七岁那会的我,不知道什么叫伤感,也不知道什么叫无奈。只知道和同岁的小孩一起玩耍一起过着训兽般的生活,惶惶而不可终日。草台班的班头逼我们叫他阿爸,不叫就要挨罚。对待动物一样对待我们,因为我们都是买来的孩子,阿爸每天都要我们超负荷的练功,压腿伸腰扭脖子,动作幅度很大,甚至强行把我们的腰往下压,再往下压,直到我们疼的嗷嗷叫才肯罢手。对我们的要求苛刻到近乎变态,我们不敢说,更不敢反抗,因为没有哪个小孩不怕被鞭子暴抽。成天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摸爬滚打,浑身是伤,一练就是三年。我只记得那时候的我瘦的像个麻秆,脸蜡黄蜡黄,终日里不见血色。

    自从进了杂耍班,我就知道我和别的孩子不同。这里没有书读,没有人爱。只有和几个同命相连的孩子互相取暖,互相依靠。我们要时时堤防刻刻小心,过着诚惶诚恐的日子,生怕一不小心冒犯了阿爸,遭受皮肉之苦,还会连累其他同伴一起受罚。记忆里的天空总是很阴晦,为了学几个猫脚功夫,几乎没了小命。

    三、街头卖艺

    长到了十岁,正式开始卖艺,而且是在繁华的街头。

    第一次出来,很胆怯。但不能违抗阿爸的命令,我们要给他赚钱。

    一大早阿爸就占好了位置,摆了个摊,一条长凳子,一个方凳子,一个大的蛇皮口袋和几个可以盛票子的容器。凳子就是我们表演的道具。围了很多人以后,阿爸叫我先上,我不敢说不,只能“表演”我站在方凳子上,往嘴里塞下几个硬币,然后弯腰呈90度,停顿半分钟,硬币卡的我喉咙生疼,脸憋的很红,感觉好像要窒息,然后把头从凳子下面伸出,一组动作结束。然后紧接着弄几招花拳绣腿,引得周围人的不住的惊叹,有可怜有惊讶有赞叹还有遗憾。动作结束以后,很多人给我们钱,一块的、几块的不等,只记得那时候的我很高兴,不是因为金钱而且因为别人对一个十岁小孩的施舍!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重复的表演,喉咙被磨的发炎,阿爸没说过要去拿药,仍然贪婪的叫我继续表演,直到一天早上我突然卡血,才决定由其他的孩子代替。压根就没把我的伤痛当成个事,恨不得叫我给他表演到死。

    以后的三年中,我们这个草台班像打游击战,跑遍了很多地方,我们给阿爸赚了很多钱。可是,阿爸是个十足的吸血鬼,我们就是他造钱的机器。

    四、灰暗的生活

    十三岁了,城里的孩子都该念到了初中,我却只是停留在不及格的小学水平,甚至更差。从来就没有去过学校,认识的字也是比我大点的孩子教的。这么几年里,阿爸为了早点叫我们赚钱,玩命的叫我们练功表演表演练功,根本也不可能叫我们读书认字学文化,从小就给我们灌输着畸形的思想,把我们当成牛马,到了宰杀的年纪就统统赶到屠宰场。

    每次卖艺回来,我们都会很累很疲惫,喉咙卡的连粥都喝不下去,没有了人形。在这几年中,我也早就淡忘了父母的记忆,脑袋里只装着罪恶的阿爸和同命相连的伙伴。

    我们的生活是灰暗的,依然穿着脏兮兮皱巴巴的衣服,阿爸说这样会有更多人同情,会有更多人给钱

    我想过逃离,但我无路可退,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甚至连逃离的方向都不曾有,又能怎么样?只能告诉自己,等待,等待,等待!在隐忍中等待,在黑暗中等待!

    五、后记

    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到多久,只是在期待,期待着在下一站找到我的家人,帮我逃离。

    也许人真的有宿命,我不该相信,但又不能不去相信。总想把自己的生命画的完美,却总会被雨水打湿了色彩,我的轨道有多长,苦难又有多久?而你们的天空又该有多么的蔚蓝?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