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豆腐文学 www.dfwx.org,流氓俊娘子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章

    大福。真福宝也。

    游石珍从未料到,有朝一日他会因为救了一头种猪而获得老人家青睐。

    换上姥姥给他的成套见面礼之后,老人家告诉他,已在离平野聚落不远的溪泾那儿安排了船只,有人在船上相候。

    这“有人”指的是何人,姥姥未点破,他心里却再清楚不过。

    飞身赶至时,雨后的溪泾上升起淡青色的雾,近物与远景皆在蒙蒙水气中,天与溪仿佛因雾相连,泊在水畔的一艘长长乌篷船便如天上云,随风与水引荡。游石珍一跃上船,略矮身穿过乌篷子,在船头处寻到某人。

    那人惯然的一袭淡青夏衫,罩着素色薄袍,她慵懒斜坐,一手手肘搁在船舷上,曲起的前臂支着脑袋瓜,另一只手托着小坛子轻晃啊晃,晃出阵阵酒香。

    她像喝醉了,俊俏面庞染红,正歪着头瞧他,而戴着碧玉冠的一束长发自然垂坠,发尾落入水中,青丝在水面上柔软浮荡。

    他蹲下,探掌捞起她的湿发。“穆大少,听说你在等我?”

    穆容华低应一声。“大雨初歇,赏景正好,便来这儿相候了。”

    “很好。”他点点头,粗掌抚过她微烫的颊,跟着取走那小坛子酒,仰首灌了几口便喝尽。随即,他将空坛子以巧劲击向岸边矮桩,缚在桩上的船绳立时松解,乌篷船随水流慢慢漂离。

    穆容华微惑地扬起秀眉,不懂他怎么出船了。

    他双目眯得细细,嘴角翘起的弧度有种“哼哼,对不起哥哥我,想善了可没这般容易”的神气。

    “总得把你带远了,才能好好泄我心头之怨啊。”他道。

    撂下话也撂下她,游家珍二爷陡地一个虎跃,抓起甲板上一根长桨,奋力一划便把乌篷船送出好远好远

    抵达“浣清小筑”的那一日,沐浴后,午后日阳从半卷的竹帘底下迤逦而进,她卷在长榻上晾干湿润发丝,老人家走了来,慈爱地摸摸她的额面。

    “你眉心已开。”

    女子眉间穴汇太阴。

    以眉心窥女阴,眉心既开,那股间的女阴自然已破了处。

    姥嫂突如其来的话令她脸红心跳。

    老人家问:“所以是你带回来的那个男的?”

    姥姥没把话问白了,但她明白老人家所问何事,遂颔首应声。

    “是他。”顿了顿,她略迟疑问:“今儿个一见,妹姥不喜他吗?”

    岁月刻画过的手抚过她的额、她的颊,最后抚上她犹带水气的青丝。

    老人家看尽沧海桑田的眉眸染开愉悦颜色,流露着轻松写意——

    “怎会不喜?长手长腿,虎背劲腰,男人观鼻可窥元阳,他鼻挺有肉,瞧起来就是个堪用的,看来他也确实好用啊,把你滋润得这样美妙不是吗?”

    望着自家男人长桨一荡就是丈外远的划船身影,穆容华记起几日前与姥姥的一小番谈话。

    姥姥中意她所中意的,那当真好,只不过这些天是有些委屈到他。

    姥姥有意刁难,她虽厚着脸皮努力求情,被说女生外向也认了,仍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老人家没玩弄出一个结果,绝不肯鸣金收兵。

    今日两人终于又能独处了她仍懒洋洋支着头,另一手在船舷上轻轻敲打,嘴角愉悦勾起。

    半个时辰后——

    乌篷舟跟着流过平野聚落的那道清溪之水汇流到大河,四周顿时开阔,河面平滑若镜,像摆脱世俗一切了,而尾随不散的仅有那迷蒙青雾。

    游石珍再次面对穆容华时,她坐姿依然潇洒,十足的大少气派,如身在烟花场中,一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样儿,就等姑娘家自个儿来投怀送抱似。

    坐态像男人,五官却隐约透媚,瞧着他时,眼神欲勾人。

    流氓!

    游石珍心里暗骂一声,明明要冲她好好骂两句,骂她毫无道义,骂她将他丢进“狼窝”就头也不回跑掉然此时被她似有若无一勾,心发痒,怒火大灭。

    不过哼哼,另一种火气则热烈腾烧了!

    他不发一语走近,探手捞起浑身泛酒香又软若无骨的人儿,微蹙浓眉问:“你真喝醉了?”

    “没”穆容华软绵绵靠过去,青丝摇晃。“我备了几坛酒和一盒吃食,等你时才喝掉一小坛,才没醉。”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